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网络

于慧电视剧生活秀

发布时间:2019-07-23 00:55:14

主演:于慧/盖丽丽/廖京生/刘斌/邵峰/郭柯宇

导演:傅靖生

地区:大陆

年代:2001

类型:都市/家庭

标签:电视剧,中国,大陆

剧集:25集

简介: 此剧为池莉小说的电视版,张欣执笔编剧;将故事扩展为生活群像,塑造了都市中一群鲜活的男女形象.

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南官河边的女人/剧情,心愿/剧情,双核时代/爱情/都市/家庭,阳光路上/农村,母子情仇/战争/家庭,

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铁血江湖之黑枪风云/警匪/家庭,少奇同志过渭水/剧情,生活秀/都市/家庭,6.1说好不分手/爱情/剧情/家庭,

第1集

中秋节那天,久久饭店的老板娘来双扬送货回来的路上,车子抛锚,焦急万分之时,恰好遇见了市城建总公司的总经理卓雄洲帮她解决了困难。来双扬的父亲来崇德年轻时妻子病逝,为了追求沪剧演员范沪芳而遗弃了四个孩子,致使四个儿女和他隔阂很深。这些年来,来崇德深感自责,逢年过节,便偷偷地送来礼物和钱,这一年中秋,又同往年一样送来月饼,却依然没有得到儿女的原谅。范沪芳的儿子国强一家来过节,由于来崇德心情不好,结果弄得不欢而散,来崇德借酒消愁。饭店的打工妹九妹爱慕双扬的弟弟双久,整日都梦想着能和双久在一起。来家四个兄弟姐妹聚在一起过节。哥哥来双庆酒醉后责骂双扬,认为她霸占了来家的祖屋,令双扬心情低落;妹妹双瑗是电视台的当红主持人,她不满意姐姐的生活状态,规劝姐姐应该向主流文化靠拢;来双扬则认为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反过来劝妹妹要看紧在水电工程公司当老板的丈夫洪涛。卓雄洲来吉庆街吃饭,再次与双扬不期而遇。双瑗发现洪涛的脸上有口红的痕迹,被洪涛掩饰过去。

第2集

双庆的妻子小金世俗而精明,下岗之后更是越发惦记着来家的祖屋,并和双庆大发脾气,双扬将双庆的儿子多尔接到自己家中。小金借口自己要去外地听股票讲座,把双庆和多尔都扔到双扬的祖屋养病,双扬识破小金的阴谋,但心疼多尔,只好忍下这口气。双庆中途回家,发现小金没有去听讲座,两人起了争执,多尔又跑去找双扬。双庆拗不过小金,去找双扬争祖屋,碰壁之后,只好去找来崇德,而双扬也来到来崇德的家里向继母讨巧。来双久是一个个体书商,同自由写手白梦过从甚密。

第3集

双久的女友雷晓燕是一个靓丽的红酒推销员,两人感情很好。晓燕在酒店推销红酒时认识了一个富有的知识分子丛柯,丛柯对晓燕一见钟情,屡次为晓燕解围。晓燕在双久的帮助下,到双扬的饭店推销红酒,她和双久的感情令九妹渐生醋意。双久的书没卖出去,心情不好的他向毫不知情的房客“疯子”大发脾气。“疯子”是一个流浪记者,双久希望她能用写虚假文章的方式帮自己将书卖出去,被“疯子”拒绝。“疯子”所在的报社向白梦约稿,白梦无法按时交稿,让“疯子”代他续写连载《黑手》,“疯子”苦于生计,只好答应。丛柯邀请晓燕到家中参加同学聚会,晓燕和双久、白梦以一同前往,丛柯的富有令双久、白梦艳羡不已,丝毫没有察觉丛柯对晓燕的一往情深。“疯子”代白梦续写《黑手》,却意外受到读者欢迎,白梦意欲同“疯子”合作,酬劳平分,“疯子”不满白梦的贪婪,终按照“疯子”的要求达成协定。

第4集

丛柯公开追求晓燕,被晓燕拒绝。但同时晓燕对双久不求上进、无所事事的生活状态深感不满。和久久饭店一直长期合作的城建公司突然解除合约,不再需要久久饭店提供的盒饭,令双扬措手不及,眼见盒饭都卖不出去,又是城建公司的总经理卓雄洲解了燃眉之急,双扬为此十分感激。卓雄洲开始频频光顾久久饭店,二人渐生情愫。市政府下令要取缔吉庆街,市城建总公司内部存在两种意见,总经理卓雄洲在电视上公开表态,认为应该保留吉庆街的纯朴风貌,这种态度使来双扬对他更添好感,却也因此得罪了公司内部一群名利之徒,一时间,有关他和来双扬的谣言四起,对卓雄洲十分不利。洪涛利用双瑗的影响,成功地与一家“天堂鸟”歌舞厅签订了合约,在和双瑗去饭店庆祝时,被女老板吕艳红撞到。在双瑗和洪涛亲热时,一个神秘的电话使洪涛心神不宁,声称公司有事,慌忙出门,而双瑗却不疑有他。原来洪涛在工作时早就与女老板吕艳红相识并纠缠到一块,瞒着妻子在外面花天酒地。面对晓燕的拒绝,丛柯并没有善罢甘休,继续更加激烈的追求。双久在久久饭店请客,托晓燕带两瓶红酒,他到底要请谁呢?

第5集

原来双久邀请的人居然是丛柯,令晓燕大惊失色,但丛柯并不是冲着晓燕来的,他是想让双久帮他的老师出书。由“疯子”替白梦续写的书销量猛增。吉庆街作为重要文化景点被保留下来,久久饭店比过去更加红火了。关于祖屋的产权问题,来家的四个兄弟姐妹凑到了来崇德的家中召开家庭会议,双扬和小金则激烈争论,双瑗和双久却无意争房,这引起了来崇德的不满,他一气之下说出祖屋下面埋着很多古董,原本是想让双瑗和双久重视祖屋,没想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引起了范沪芳的儿子国强的强烈兴趣。国强酷爱古董收藏,他找到私交甚好的房管所张所长想为来家分祖屋的事制造人为的障碍。小金让双庆去贿赂张所长,双庆极不情愿;双扬宴请张所长,张说出只要来崇德点头,就可以办理过户手续丛柯和双久来往频繁,屡次邀请他和白梦、晓燕一同出去玩,晓燕深感不安,但又无可奈何,白梦看出丛柯对晓燕别有用心,只有双久还蒙在鼓里。

第6集

小金借口要给多尔办股东卡,借走了来崇德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去办房产过户手续,结果被张所长识破。双瑗为双扬在报纸上登了征婚启事,令卓雄洲妒火中烧。洪涛和吕艳红的感情如火如荼,双瑗却丝毫没有发觉。“疯子”拒绝了白梦的示爱,粉碎了白梦爱情与金钱双赢的美梦。白梦向杂志社提出停写连载,想以此报复“疯子”,却被“疯子”窘得无地自容。丛柯的真实身份原来是贩毒集团的头目,集团老大鼓励丛柯不惜一切代价争到晓燕。双久想让白梦帮他写一篇关于自杀女作家雨浓的稿子,没想到白梦将“疯子”介绍给他。

第7集

双久要出书,却没有经费,焦急万分的他想到向丛柯借钱,晓燕对此极力反对。大家外出郊游,白梦对“疯子”大献殷勤,却碰了一鼻子灰。丛柯和晓燕同船而游,晓燕心不在焉。双扬带来崇德去按摩,又买来许多菜,却不想碰上正在向范沪芳献殷勤的小金,两人一语不合,吵了起来。来崇德因为拉不到招标工程而一筹莫展,双扬通过卓雄洲帮助父亲得到了一项很大的工程。来崇德到房管所要求将祖屋过户到双扬名下,张所长却因为诸多原因,从中作梗。洪涛想要孩子,双瑗却因为台里要举行主持人大选而不愿配合,两人为此争执不下。吕艳红意外怀孕了,她想和洪涛“奉子成婚”,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令洪涛一时无法接受,但心中的天平逐渐开始倾斜。

第8集

双瑗听从姐姐的劝告,准备要孩子,可由于长期服用避孕药,迟迟无法怀孕。吕艳红去医院做B超,检查出是个男孩,喜出望外地给洪涛打电话,洪涛兴冲冲地赶到医院,却意外的遇上同样来医院检查的双瑗,两人甜蜜恩爱的样子被吕艳红全都看在眼里。多尔的班主任来家访,正撞上双庆和小金吵架,班主任告诉他们,多尔对家庭失去信心,希望父母能够多关心他的学习和思想,老师走后,小金对多尔大发脾气。双久和“疯子”看了诗人雨浓的详细资料,被她的善良、执著所打动,出于良知,决定不再出这本暴露其感情隐私的书,双久的做法,却令晓燕无法理解。丛柯为追到晓燕,不择手段,他在双久的酒里放了毒品……双扬和卓雄洲彼此坦白对对方的感情。“疯子”冒雨采访一个为情自杀的打工妹,回来后一病不起。

第9集

双久把病重的“疯子”送到医院,医生诊断为急性肺炎。白梦趁机大献殷勤。“疯子”不听医生的劝告,偷偷溜回家中,并把自己治病的钱拿出来给双久还债。双久不肯接受“疯子”的钱,还细心的照料她,“疯子”被双久的善良和正义感所打动,开始喜欢他了。双久在丛柯的阴谋下吸毒上瘾并被晓燕发现,晓燕劝双久戒毒,可双久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双瑗因采访打工妹一时口误而被电视台开除,心情失落,却又赶上前来要求她和洪涛离婚。婚姻、事业都弃她而去,无以为生的双瑗流落到了吉庆街。得知了妹夫的不忠,双扬跑到吕艳红和洪涛的单位闹得他们二人鸡犬不宁。

第10集

晓燕想阻止双久吸毒,不料双久失去理智,竟然出手打了晓燕。晓燕心灰意冷,决定和双久分手,等待已久的丛柯趁虚而入。双扬得知双久吸毒,十分绝望,在卓雄洲的劝说下,把双久送到戒毒所。来家的祖屋迟迟没有更名,范国强也巴望着能有自己一份。双扬多次宴请张所长,了解到其子张弛身患羊角风,三十多岁还未成婚,便答应将九妹许配给他,张所长心花怒放,当即表示祖屋过户的事指日可待。

第11集

九妹看到了关在戒毒所里的双久,不再对他报有幻想,在双扬的开导下,答应了和张弛的婚事。来崇德向国强坦言祖屋的下面没有古董,但国强并不相信。晓燕辞去推销红酒的工作,进了丛柯的实验室。双扬来看晓燕,希望她能帮助双久渡过难关。“疯子”从外地采访回来,得知双久进了戒毒所,十分震惊,她去看望狼狈不堪的双久并决心帮他戒毒。张所长夫妻担心夜长梦多,催促九妹和张弛尽早成婚。双扬为九妹置办了丰厚的嫁妆。丛柯费尽心机讨晓燕欢欣,晓燕终于投入他的怀抱。

第12集

张弛和九妹结婚了,婚礼上的热闹场面让双瑗黯然神伤。新婚之夜,张弛犯病,吓坏了刚进家门的九妹。“疯子”搬进戒毒所,日日夜夜守在双久身边,白梦见状,劝她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张所长终于同意将祖屋过户给双扬,并很快办好了手续。九妹到医院照顾张弛,张弛的病日渐好转。吕艳红顺利地产下一个儿子,洪涛越发对她百依百顺,他按照吕艳红的计划,兑下了久久饭店对面的豆皮张,打算送给双瑗作为离婚的补偿。卓雄洲发现老婆在美国另有新欢,也决定光明正大地和双扬来往。

第13集

吕艳红将买下来的饭店起名为久久饭店,双扬去找她理论,但无奈自己的饭店并没有注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吕艳红和自己抢生意,然而,令双扬伤心和愤怒的是,九妹和双瑗竟然都已经暗地里加入了新的久久饭店。原来,九妹因为双扬把自己嫁给身患羊角风的张弛心有怨恨,而双瑗则是看到姐姐一面背负着双久巨额的住院费用,一面还要照顾生活落魄的自己,被逼无奈只好选择了接受吕艳红的补偿。小金得知祖屋已经过户给双扬,不依不饶地和双庆吵闹。双扬的久久饭店的生意被对面的双瑗分去了一半,众人围在一起商量如何在竞争中找回以往的兴隆。

第14集

双扬的久久饭店推出了“满汉全席”和对面双瑗的饭店竞争,终,在美食节的评选上两个久久饭店双双夺魁。在小金朋友阿旺的唆使下,双庆开着旧车在公路的拐弯处制造交通事故,借此索赔。九妹在张所长的家中忍气吞声,受进委屈。张所长放出话来,只要九妹生了孩子,就可以为她解决户口。双久在“疯子”的陪伴和照料下,逐渐远离了毒品。丛柯研制出一种新型的戒毒药,令媒体广为关注,曝光率陡然上升,贩毒集团的老大强哥却因此恼羞成怒。白梦约“疯子”出来吃饭,恰巧遇上了丛柯和晓燕,白梦说出自己对丛柯的怀疑,并和“疯子”接近晓燕,希望找到丛柯贩毒的证据。

第15集

在丛柯的家里,白梦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但他并没有放弃,这令天真善良的“疯子”不能理解。“疯子”去看望双久,告诉他丛柯和晓燕订婚的事,并试图表达自己心中深埋已久的感情,但双久却没有领会。丛柯因为晓燕拆看了一封快递而大发雷霆,委屈而无助的晓燕发现丛柯的行为比较古怪,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警方逐渐掌握了丛柯的罪证,强哥派出手下,杀丛柯灭口,多亏警方及时赶到,丛柯在昏迷中说出强哥的名字。双庆屡次制造交通事故,终于因使用的汽车发动机失灵,出了事故。正巧遇上卓雄洲和双扬,撞成重伤的双庆终于向双扬坦白了真相。

第16集

丛柯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双久吸毒的原因真相大白,晓燕去戒毒所看望双久,为自己的过失想双久道歉,“疯子”看到后心中失落。双庆出院后住进双扬家中,为自己轻信小金的话而后悔不已。双久成功戒掉毒瘾,从戒毒所出来,知道了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很替双扬不平。双扬劝双久要珍惜“疯子”,不要再和晓燕纠缠不请。可是双久却无法忘记晓燕,他请求“疯子”帮忙,希望晓燕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17集

雷晓燕对于给双久造成的伤害深感愧疚,面对双久对自己的一片痴情她无颜以对,内心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在报上连载发表的由疯子主笔,白梦和疯子共同完成的作品《黑手》颇受读者欢迎,于是双久与二人商量准备将其易名为《上帝之手》汇编成书。丛柯罪有应得,被判处了死刑。一心想要撮合双久和疯子的双扬让弟弟给疯子买了一个书包,收到礼物的疯子感到无比的幸福。双庆自从和小金吵架之后,带着多尔一直住在双扬处,不想阿旺借机乘虚而入,并唆使小金和双庆离婚。中秋要到了,大家都在计划如何过节。洪涛和吕艳红准备在中秋这天结婚,可是吕艳红却瞒着洪涛和双瑗将婚礼的现场定在了双瑗的饭店。双久邀疯子来家中过节令疯子激动不已。张所长节前得知儿媳九妹有了身孕,心情更是格外高兴。双扬也打算好中秋之夜到卓雄洲家与其相聚……

第18集

中秋这天到了,但这又是怎样的一个中秋呢?双瑗看到来自己饭店大摆婚宴的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和吕艳红,羞愤难当,店里的伙计看不过,找到正在父亲家吃团圆饭的双扬,双扬一怒之下赶到现场大闹婚宴,将吕艳红好好羞辱了一番。应双久之邀到来家一同吃团圆饭的疯子见到的却是双久和雷晓燕的出双入对、和好如初,心中不免黯然神伤,经过反思,她明白了双久对自己的感情并非是自己想要得到的爱情,并领悟到感情的世界里一切都应顺其自然的道理,这分步出情感旋涡的清醒令她释然,于是她决定离开这座曾经带给她梦想与希望的城市,回到家乡去做一名民办教师。身无一技之长而又好逸恶劳,整天做着发财梦的小金在度过了一个孤单的中秋节后,为生活所迫,找了一份卖馒头的工作。

第19集

双庆找到正在街头卖馒头的小金,经过一番的挫折和教训之后,小金终于明白了家庭的重要,她和双庆和好了。发生在天堂鸟歌舞厅的一场大火,夺走了在那里工作的雷晓燕的生命,双久为此痛不欲生,整日借酒消愁,身体及生活都陷入了极度的混乱和低靡,无奈之下,双扬写信将疯子请来再度帮助双久康复。公安查出导致火灾的主要原因是歌舞厅使用了洪涛提供的废旧电线所致,他被依法逮捕,吕艳红随即与他离婚。在狱中洪涛突发肝坏死,狱方决定让他保外就医,无奈吕艳红绝情绝义断不收留,狱方只得找到双瑗,双瑗心生恻隐。

第20集

白梦找到一个有钱的书商,欲出高价购买他和疯子的《上帝之手》,但疯子执意要将此书交给双久来出,并向白梦道出自己对双久的爱慕之情。一直追求疯子的白梦闻言妒火中烧,不顾疯子是全书的主笔,准备独自将书稿卖给书商。双瑗将洪涛接到家中,虽然她早对他恩断义绝,但看着众叛亲离而又形容憔悴的洪涛,凭着人道主义精神,还是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想要挽回他的生命。卓雄洲得知从自己这里借得一百五十万的老战友董俊可能是个骗子,心情有些紧张,他独自外出对董俊进行了一番调查,然而董俊却销声匿迹了。

第21集

《上帝之手》大受欢迎,白梦举行签名售书活动,双久前去揭发他的剽窃行为,白梦被他当众羞辱。双久想让双扬拿出房产证抵押印刷费,而卓雄洲面临审计,也希望双扬能够拿出房产证帮他堵住窟窿,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双扬决定拿出房产证帮助卓雄洲渡过难关,结果发现房产证被双久拿去做了印刷费。双扬用现金赎回房产证,却发现卓雄洲失踪了。卓雄洲的太太从美国回来,知道了卓雄洲潜逃的事情,十分震惊,又从报纸上看到卓和双扬的传闻,决定离婚。来崇德的工地也因卓雄洲的影响而停工。双瑗为了洪涛将新久久饭店出兑,九妹在张所长的支持下接管了饭店。洪涛病入膏肓,想见儿子,双瑗硬着头皮去找吕艳红,却被拒绝。九妹生下了一个儿子,张家皆大欢喜。

第22集

洪涛带着遗憾闭上了眼睛,双瑗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中。卓雄洲向双瑗求助,在无意中看到了双瑗的日记。双瑗倾囊相助,并打算安排双久和卓雄洲见上一面,双扬却误以为她又来借钱,闭门不见。张所长为了节约开支,辞退了双瑗。双瑗对生活失去信心,服药自杀。被卓雄洲送进医院,双扬赶到医院,从双瑗口中得知卓雄洲回来过。九妹的城市户口解决了。阿旺继续怂恿小金卖集资股和假保健品赚钱,双庆十分不满,两人的关系再度恶化。

第23集

多尔向双扬借来相机,偷拍下小金和阿旺偷情的照片。又一日,多尔上学时中途回家,正撞上阿旺在家中和小金厮混,多尔举起相机,却被阿旺打倒在地,身单力薄的多尔抓起身边的刀子刺向阿旺。多尔神情恍惚,被送进医院。阿旺趁机敲诈60万的损失费。双庆和小金向双扬求助,双扬决定卖掉祖屋,但律师却发现多尔的行为事出有因。正在这时,照相馆的老傅打来电话催双扬取照片,这些照片正是小金和阿旺偷情的证据。双瑗被请回电视台工作,原来是想利用她做一个关于多尔的专访。小金出庭作证,铁证如山,阿旺败诉,并且因恶性交通事故肇事和保险敲诈罪被捕入狱。多尔认双扬为妈妈,双庆和小金公证离婚。

第24集

“疯子”的书好评如潮,白梦说出双久花钱请人吹捧“疯子”,“疯子”听后气愤失望。白梦又在报纸上诋毁“疯子”,双久一怒之下,大打出手,同时也坦白了自己对“疯子”早有爱意。九妹无法忍受张所长的目中无人,和偏脑壳双双出走,张所长一家四处寻找,却毫无结果。小金到人才市场找工作,却意外的遇上张所长的老婆为孙子找保姆。台商租下了祖屋,国强雇来民工,想找出地下埋藏的古董,但是只找到一个古旧的木盒,原来里面装的是来崇德早年收藏的范沪芳的海报,这令国强感到十分意外。

第25集

卓雄洲在菲律宾找到了董俊,劝他自首,没想到董俊却死不悔改。但毕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董俊终还是受到法律的制裁。卓雄洲重新回到总经理的位置上。然而,他和双扬的感情却触了礁,原来,在他看到双瑗的日记时,就被双瑗那种善良、正义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后来,双瑗又在精神上和物质上给了他的许多支持和帮助,卓雄洲的心中不可遏制地队双瑗产生了强烈的感情。双扬得知这一切,无法接受自己的爱人移情别恋,她一厢情愿地认为卓雄洲是在报复她,然而事实却无情地粉碎了她美好的幻想。双瑗为了不伤害姐姐,毅然决然的离开吉庆街,去了北京。卓雄洲和老婆公证离婚,孑然一身。

肠易激综合征治疗
治疗腹胀的中成药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