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体育

法国新科总统马克龙他的人生到底开了什么挂

发布时间:2019-03-09 22:44:12

文/张宁

现年39岁的马克龙于近日当选法国总统,年轻的帅哥总统再加上一段不伦恋,想不招人关注都难啊!

翻开马克龙的履历,那是大写的牛逼啊:

马克龙毕业于法国高中巴黎亨利四世中学,随后在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和巴黎政治学院学习并获得相应学位。马克龙27岁到法国经济部任职,30岁辞职,在罗斯柴尔德和席埃银行任投资银行家,促成了雀巢和辉瑞之间的交易。马克龙24岁加入法国社会党,29岁结识奥朗德,2012年随奥朗德胜选进入爱丽舍宫并被任命为副秘书长,2014年被曼努埃尔·瓦尔斯总理任命为经济部长。(引自百度百科。)

1、投行合伙人是职业生涯惊人的一跳

也许你已经被这段闪闪发光的简历亮瞎了眼,晃晕了头。别着急,冷静点,接下来,我要带你一起探寻马克龙的“不走寻常路”到底是什么个路数。认真分析一下这段简历,不难看出,马克龙经历中重要的一跳是罗斯柴尔德银行的投资银行家,你也许不理解,我给你解释一下你就清楚了。

要知道,投资机构的投资银行家在西方是极具社会地位的,投行和政府高官之间有个“旋转门”,这个门出去、那个门就进来了。不信,你去看看美国政府有多少要职出自高盛就可以了,从克林顿政府的鲁宾、小布什政府的保尔森,一直到现如今特朗普政府努钦,位高权重的财长一直由高盛系所把持。

这个“旋转门”游戏,高盛在美国一直玩得不错,作为同样投行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在欧洲一样把这一套玩得很溜,如德国总理施罗德()、法国财长蒂埃里·布雷登()都是前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员工。

事实说明,马克龙的确受到了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刻意培养。的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说“他其实从天开始便已经被罗斯柴尔德的合伙人精心打造,落在了一条前所未见的快速通道上。”很显然,马克龙在罗斯柴尔德银行负责的雀巢和辉瑞的交易,高达90亿欧元,这个体量巨大的“生意”妥妥地为他贴上了一个“投行家”的标签。

30岁入职,刚到投行界1、2年就成为投行家,超过了无数投行人一辈子的成就,难道马克龙真的就是天才吗?几天之间就掌握了投行技能了?这简直太引人扒一扒的欲望了!扒完的结果是这样的,马克龙并没有表现出超人的智商,甚至还有些蹩脚,《金融时报》是这样引述其前同事的话:

他是一位会不断说“谢谢”的人。他不知道啥是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他并未尝试对此遮遮掩掩。他没有去企业融资的书本里找答案,相反地,他到处问人,这能使人放下戒心。

简直吓我一跳,连投行入门级概念都搞不清,就敢干大买卖,这还没完:

一名顾问在回忆起Atos(源讯公司)的交易时表示,马克龙“当时担任着相当初级的角色——他会被要求重做Excel上的财务模型,一些基础的东西。”但在该宗交易被宣布后的几天里,马克龙成为了一名合伙人。几个月后,他成功赢得了参与雀巢收购辉瑞的婴儿食品业务交易的一席,惊呆了同事和竞争对手们。

这进一步证实了马克龙并非天赋异禀,在投行技能方面,符合常人的表现。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他迅速地成为合伙人,并且赢得了一个Big Deal。在这个主要依靠资历积累并且等级分明的行当里,这样的提升显然是打破了常规,这或许只有一个解释:罗斯柴尔德在栽培马克龙。

关于这一点,《金融时报》一语道破天机:

(马克龙)来自培育法国未来的精英学校ENA(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备受该学校的强大校友所推荐,当中包括弗朗索瓦·亨罗德,罗斯柴尔德多年来的合伙人。

2、结识政坛教父级人物阿塔利进入从政快车道

马克龙在投行之前,曾在法国经济部担任国家财政监察员。马克龙27岁毕业,刚刚经历从校门到社会的转变,这份工作应该是个入门职级的公务员(按照中国公务员的惯例,博士学历公务员的入门职级也只是科级)。这个也很平常,不寻常的地方在于在此期间,马克龙结识了雅克·阿塔利。阿塔利可不是等闲之辈,大佬级人物:

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法国横跨政经两界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哲学家、作家。1972年撰写了《政治生活里的经济分析》和《政治模式》两书,获得当年度法国皇家科学院奖。1982年被密特朗总统邀请进爱丽舍宫,成为总统首席顾问。1990年创建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BERD)并担任首任行长。1998年阿塔利成立了非营利性国际小额信贷组织——法国沛丰协会。2007年7月再度被萨科齐总统邀请组建解放经济增长委员会并任主席。2009年入选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全球100位思想家”。(引自豆瓣)

看见没,阿塔利凭借学术上的成就,担任密特朗总统的特别顾问长达10年之久,几乎为此后的历任总统所倚重,是法国政界政治家,马克龙、奥朗德这两位总统均出自其门下。问题是,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是怎么进入阿塔利视线的呢?很显然,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即便天赋再高,也是没有机会在正常的体制内有表现机会,因为你还处在端茶扫地的打杂阶段呢,怎么可能把重要的事务交办给你呢?

但是,马克龙不一样,他仍然获得了一个的表现机会。近期的《财经》杂志刊登了《专访马克龙的政治导师阿塔利》的一篇报道,阿塔利在接受采访时,是这么描述这位弟子马克龙的:

我在2007年认识了马克龙,当时我受萨科齐总统之托成立了一个两党合作委员会。马克龙作为我的助理,担任改革委员会的报告人。

马克龙有学问,非常聪明,能力也很强。他是一个着眼未来的人,觉得法国的明天比昨天更好。正因如此我才把他推荐给了同样也做过我助理的奥朗德。

我当时已经觉得他有诸多出众的特质,但他自己还不想当总统,那时候也没有人这样想。

短短几段话,传递出了几个重要的信息:

,马克龙刚毕业就接了一个“大单”,担任两党合作委员会的改革委员会的报告人,这个工作的含金量有多高,如果你不明白,我们不妨做个类比,比如中央深化改革而成立的文件起草小组(即《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参加的人士不是专家、就是部级干部,绝非泛泛之辈。马克龙能接下这么个“大单”,没有阿塔利的引荐,那是万万不能的。

第二,马克龙后来担任奥特朗政府经济顾问,其实是老师大力推荐给师兄的结果。

第三,当然老师的评价也说明,马克龙很聪明、有潜力,值得培养。

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又来了,到底是谁把马克龙推荐给阿塔利呢?

3、是什么神秘势力在为马克龙加持

在接受采访时,阿塔利并没有透露在2007年是如何认识马克龙的详情。但道理是显然,一个的横跨政学两界的重量级人士,一个是刚出校门的毛头小伙,没有一个权势力量的加持,毛头小伙是如何也不能够进入重量级人士的“法眼”。

那么,到底是什么力量在为马克龙在牵线搭桥、铺桥开路的呢?

法国新科总统马克龙他的人生到底开了什么挂

有三种可能,,马克龙得到权势家族的支持;第二,马克龙加入某个精英团体,并得到精英团体的支持;第三,前两种情况兼而有之。

我们先来审视种可能。马克龙出生于法国亚眠市(索姆省的省会),其父是亚眠市疫苗与医疗中心的神经学教授,母亲是社会保障局的儿科医学顾问,这显然只是一个中产阶级的书香门第。那么,传言中的爱妻布吉丽特家族怎么样呢?据称,布吉丽特出身亚眠(法国城市)很有名望的Trogneux家族,家族运营着一个已相传了5代的巧克力家族产业。其父Jean Trogneux是法国巧克力家族企业Jean Trogneux(简称JT,和其父同名)的。

根据Candy Industry站的统计数据,在2016年糖果巧克力行业全球行业排名中,全球的美国玛氏年营业收入为184亿美元,法国全球排名第23位赛梦(CEMOI)销售额为8.92亿美元,全球排名第100位的希腊Ion S.A.巧克力年销售为1.16亿美元。

Jean Trogneux排名不在全球100强行业内,有媒体报道2013年营业收入为400万欧元(换算成美元也不会超过500万美元)。既然在行业内,Jean Trogneux年营业收入也只是全球排名100位的5%,法国销售额0.5%,那也只能说,Jean Trogneux家族放在整个法国,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法国亚眠当地的名门望族了,应该算不上法国的权势家族。

再看另一种可能,西方政治精英的秘密通道,通常是加入某一秘密精英社团,从而获得该精英社团的支持。根据相关报道,马克龙确实是中左派精英秘密组织“格拉古兄弟”(les Gracques)的成员,这是一个由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精英校友构成的朋友圈,成员遍布法国各大企业和政府部门。

到这儿,马克龙的上升“路线图”愈发清晰了,即进入精英团体并为罗斯柴尔德合伙人亨罗德等人所栽培。那么,另外一个核心人物阿塔利和这个精英团体是什么关系呢?查阅资料发现,雅克·阿塔利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就读于巴黎综合理工大学、高等矿业学院、巴黎政治学院以及国家行政学院等院校,阿塔利和马克龙是巴黎政治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的“双料”校友。

据说,2007年,马克龙在法国国家财政监察长让·皮埃尔·朱耶(Jean-Pierre Jouyet)的介绍下,认识了阿塔利。请注意,这又是一个马克龙的重要推手,2014年8月,正是由时任总统府秘书长朱耶推荐,马克龙被提名为经济部长。朱耶也是法国政坛的活跃人物,是国家行政学院(ENA)1980年的毕业生。也就说,阿塔利、亨罗德以及朱耶,这些马克龙的“幕后推手”全是ENA毕业生,很有可能,他们都是这个“格拉古兄弟”秘密圈子的成员,或者和这个圈子有着密切的关系。

说到这里,读者不免怀疑,这是什么学校,还有这么一个秘密圈子?好吧,那就好好介绍一下这所牛逼闪闪的大学吧。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创建于1945年10月9日,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两个月后,由戴高乐将军领导的临时政府建立,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宗旨就是培养高级官员,是法国的“的摇篮”,目前已经产生4位总统(德斯坦、希拉克、奥朗德、马克龙)、至少7位总理、无以计数的部长、省长等政商要人。这就是说,法国历任总统、总理中,有一半以上毕业于该校。

所以学校牛不牛,关键看含金量。除了“盛产”领导人以外,还有一个更能体现该校含金量的地方在于,该校每年招生不过100人,报考者则达到3000人左右,是一所名副其实的精英学校。法国高等教育体系犹如一座金字塔,等级森严,塔底的各级各类高等院校学生人数有200多万,金字塔上部分为法国大学校联席会议216所成员学校,超过20万名学生,国家行政学院处于金字塔顶端,不过寥寥200来号人。进了这个精英学校,确实为马克龙日后的飞黄腾达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4、马克龙开挂人生的真实图景

塔尖的精英教育背景,确实是马克龙手里的一张好牌,有了这张牌,正常情况下,相信马克龙和他那些从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的前辈们一样,这辈子混个部长或者高管还是很大可能的。

然而马克龙和众多前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当上了法国总统,重要的是还不到40岁。远的不说,就说这位提携他的前总统奥特朗大师兄吧,2012年当选总统时已经58岁了。奥特朗也是人中龙凤,1980年26岁的时候,同样为阿塔利所赏识并介绍给密特朗总统担任经济顾问。看来,进入这个圈子实在太重要了,结识阿塔利并得到其赏识,几乎相当于拿到了一张总统候选人门票啊!

当然,明显不过的是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刻意栽培,让他镀上一层“投资银行家”的光环,这也是他不光彩的一页。近流传很广的文章,把马克龙的成功归于权势的妻族,这个我没有办法相信。如果非要说这桩婚姻有什么好处的话,我猜测是不是让刻意栽培他的人感到放心,因为马克龙的婚姻,不需要耗费精力去照顾家庭子女,更能一心一意追求政治野心。这种全身心地投入“创业”,自然是每一个“投资人”所乐于看到的!

扒完了这个八卦故事,感觉这是一个极富野心,但历练并不充分,甚至还有些投机取巧的政坛帅哥,也许不应对他改变法国乃至欧洲困局抱有过高的期望!

(作者:张宁,经济学博士,现从事股权投资和行业研究工作。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公共号“张宁视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张宁财经视界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